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心云和八云
    “别动!”夕阳西下,木叶村外一棵树下,一个小女孩正对着一个小男孩画画,见小男孩右手似乎动了动,小女孩立刻不满。

     “真麻烦,用分身不就行了?反正一模一样。”小男孩抱怨道。

     “你要是再敢用分身骗我,晚上别想吃饭。”小女孩道。

     “是,是,是!话说你是怎么区别出来的?我之前用的可是影分身。”小男孩奇道,一般分身术通常只能分出幻影,即使普通人,只要仔细观察也能分辨出来,但影分身不同,影分身是实体,几乎和真人别无二致,就算忍者也难以区分。

     “你的影分身虽然逼真,但眼神不同,就算闭上眼,我也能感觉出是不是你在看我。”小女孩道。

     “原来如此。”小男孩低声道,眼睛是心灵窗口,影分身再怎么逼真,也只有虚拟意识,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分辨出来,只有真正亲近之人,才能察觉其中细微区别。

     “好了!”小女孩道。

     “让我看看!”小男孩快步跑到小女孩身旁,只见画板上画了一个小男孩在夕阳下练功,背景正好是整个木叶。

     “怎么样?”小女孩道。

     “不错,虽然和真人相比还有一段差距。”小男孩道。

     “臭美!”小女孩白了小男孩一眼,抬头看了看天,小女孩道,“天色不早了,帮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就等你这句话,好妹妹,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小男孩一边收拾画板一边笑嘻嘻道。

     “看你刚刚表现不错,说吧,想吃什么?”小女孩嘴角微微露出笑意。

     “牛肉咖喱饭。”小男孩道。

     “你怎么那么喜欢吃咖喱?牛肉家里应该还有一点,萝卜和土豆好像没了。”

     “回去路上顺便买下就是了。”

     两人收拾完东西,小男孩左手扛着画板,小女孩右手拎着其他东西,两人手牵手朝村子方向走去。

     小男孩名叫鞍马心云,小女孩名叫鞍马八云,两人是对兄妹,父亲是木叶鞍马一族族长,鞍马丛云。

     心云是个穿越者,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作为一名动漫爱好者,心云当然看过火影,也知道鞍马一族。

     鞍马一族曾是木叶名门,拥有和宇智波一族平分秋色实力,家族拥有血继限界,曾为木叶输送不少高级上忍和中忍,但由于许久不曾出现新的血继限界觉醒者,家族渐渐没落,如今只是木叶众多不起眼的小家族之一。

     鞍马八云,原著中身怀鞍马一族血继限界,被家族寄予厚望,八云也为了族人期望而努力修炼,只可惜先天体弱,只修炼一会儿就累的不行。父母和老师担心八云因过分努力修炼而导致身体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决定让八云放弃成为忍者,当个普通人。八云因此产生心魔,血继限界失控,最终酿成悲剧。

     这一世,心云穿越成了八云哥哥,两人是双胞胎,而且不是普通双胞胎,是极为罕见的同卵双生龙凤胎。

     双胞胎分同卵双胞胎以及异卵双胞胎。同卵双胞胎是一个卵子受精形成受精卵,之后在发育初期分裂成两个受精卵,从而形成双胞胎。异卵双胞胎是两个卵子分别受精形成受精卵,从而形成双胞胎。

     异卵双胞胎就是普通双胞胎,和普通兄弟姐妹差不多。同卵双胞胎则不同,因来自同一受精卵,所遗传的染色体和基因完全一样,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长大后外貌一模一样。同卵双胞胎因染色体一样,正常情况下性别也一样,但也有例外,在非常罕见情况下,同卵双胞胎有可能出现一男一女,通常是染色体或基因变异。心云前世是名男子,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导致染色体变异。

     血继限界是一种通过血缘关系传承的术,和遗传病差不多,也就是基因遗传。心云除了性别不同,其他基因和八云一模一样。换言之,八云有血继限界,心云也极有可能有。事实上,刚出生没多久,兄妹二人就被发现均身怀血继限界。

     鞍马一族没落多年,一直渴望振兴,和原著中一样,所有人都对兄妹二人充满期待。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心云明白这个道理,答应肩负起振兴鞍马一族重任,条件就是八云不用成为忍者。

     心云是长子,显然比八云更适合继承鞍马一族,再加上心云各方面都很出色,家族也就不再强求八云,将一切希望全部寄托在心云身上。

     八云虽然不是穿越者,但忍者家族的孩子通常早熟。看到心云每日刻苦修炼,八云隐约明白,里面至少有一半汗水是为她而流,而她能为心云做的,就是让自己幸福,只有她先幸福,心云才会幸福。

     没了名为忍者的包袱,八云可以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八云从小喜欢画画,其中最喜欢画的就是心云。用八云的话说,她虽然不能成为忍者,但她会用她的画,将心云的忍者生涯全部记录下来。

     买好食材回到家,八云开始做饭。父母都是忍者,经常在外执行任务,只有兄妹二人在家,鞍马一族是个很古老的家族,这种家族通常也意味着传统,女性负责家务,八云虽然体弱,但也只是相对于忍者,作为一个普通人,并不影响正常生活。

     “好了没,我肚子都快饿扁了!”心云坐在客厅里叫道。

     “催什么催?亏你还要当忍者,连这点忍耐力都没有!”八云端着两碗咖喱饭来到客厅,心云迫不及待接过其中一碗。

     “没办法,谁让你的手艺这么好,肚子忍不住啊,可不能怪我!”心云一边吃一边道。

     “就知道找借口。”八云一脸得意,她虽然没有进行忍者修炼,但并不妨碍运用自身能力,血继限界就好比某种天生超能力,鞍马一族的血继限界可以控制五感,其中之一就是味觉,即使做的是黑暗料理,八云也能让任何人觉得是无上美味。

     “慢点吃,看你吃的满头大汗!”八云拿出一块手帕帮心云擦了擦汗。

     “奇怪,突然感觉好热!”心云道。

     “可能是做的比较辣。”八云道。

     “不对,这个是!”心云蓦然看向窗外,只见天空一片火红,好似火烧,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怎么了?”见心云脸色骤变,八云不解道。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心云低声道,与此同时,屋外传来一声巨吼,好似某种野兽咆哮。如果早生十年,有些事情,心云或许有能力阻止,但现在,心云能做的就是保护好八云。

     当然,如果什么都不改变,作为一个穿越者,也实在失败。心云右手伸出,空中仿佛出现许多透明碎片,渐渐凝聚成一只美丽蝴蝶。

     梦蝶,心云以自身能力创造出来的一种忍蝶,可以用于侦查监控,也可以配合心云施展忍术,其中之一,潜入他人梦境。“能帮的我都已经帮了,接下来如何,就看你了,四代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