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无解之术
    “宇智波泉美!”

     “猫儿别闹,再让我睡会儿!”

     “哈哈哈哈!”清晨第一节课,一年级教室忽然传出哄堂大笑。

     “宇智波泉美,你给我起来!”中忍老师额头青筋直绽,终于忍不住喝道。

     “啊!怎么了?怎么了?”泉美顿时被惊醒。

     “这道题你来回答!”中忍老师拍了拍黑板,只见上面画了几个手印。

     “额……”泉美刚刚一直在睡觉,连题目是什么都没听到,如何能够回答?

     “既然回答不出,还敢上课睡觉!”中忍老师道。

     “对不起。”泉美低头道。

     “这堂课你给我站着听!鞍马心云,你来回答!”中忍老师道。

     “这是水遁·水弹之术。”心云站起来道。

     “不错,请坐!其他同学也记住,绝大多数忍术都需要结印才能施展,只要认出对方的印,通常就能知道对方接下来会用什么术,可以提前做好准备。”中忍老师道。

     空间修炼虽然不会感到疲惫,但当所有修炼经验全部作用到现实,疲惫也会跟着一股脑涌出来。

     下课铃响起,老师道,“这堂课到此为止,下一堂实战课,所有人带好自己忍具,十分钟后训练场集合。”

     “好累,完全不想动。”老师走后,泉美立刻趴在桌子上道。

     “你才刚开始修炼,等过段时间适应了,就不会觉得这么累,体力也会大幅度提高。”心云道。

     “可是下堂课怎么办?我感觉整个人都快散架了,怎么实战?”泉美道。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心云笑道。

     “什么办法?”泉美顿时眼前一亮。

     “过来!”心云对泉美勾了勾手指,泉美立刻凑到心云跟前,心云一指弹出,正中泉美脑门。

     “啊!干嘛打我?”泉美叫道。

     “现在还感觉累吗?”心云问道。

     “咦,不累了,感觉一点也不累,你对我做了什么?”泉美道。

     “只是屏蔽你的感觉。”心云道,疲劳也是一种感觉,鞍马一族血继限界可以操控五感,屏蔽他人感觉,对心云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十分钟后,训练场!

     “训练开始之前,先教你们两个印。首先,这个是对立之印……”中忍老师分出一个分身,配合本体给学生做出演示。

     双方对战前要行对立之印,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竖起,相当于结了一半的印,意思是告诉对手自己接下来就要进行战斗。而对战结束后,双方要伸出自己的对立之印,合在一起,结成和解之印,象征彼此是同伴。

     “都明白了吗?”

     “明白。”

     “好,接下两两一组开始对练。”中忍老师道,“第一组,鞍马心云对宇智波鼬。”

     周围立刻传出不少窃窃私语,开学至今,无论什么测验,心云都是第一,而鼬第二,一些看鼬不顺眼的男生直接给鼬起了一个绰号“万年老二”,但事实上两人从未真正交手,所有人都很好奇,两人究竟孰强孰弱。

     “请多指教。”走到场中央,鼬对心云道。

     “请多指教。”心云道,两人同时结出对立之印。

     “开始!”中忍老师话落,鼬率先出手。三枚十字手里剑瞬间射向心云,心云也同样射出三枚十字手里剑,三对三,一一挡住。

     心云虽然挡住鼬正面射来的三枚十字手里剑,但地面还有三枚十字手里剑,原来先前一直隐藏在空中手里剑的影子当中贴地飞行,心云立刻跳起躲避。

     紧随三枚手里剑之后,鼬左手双手分别射出四柄苦无,如八道流星,瞬间从心云身体里穿过。

     发现苦无射中的只是残影,鼬眉头微皱,立刻打量四周,丝毫不见心云身影,忽然头顶一暗,鼬连忙抬头,但因阳光刺眼,一时无法看清,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正是心云!

     鼬立刻抬手格挡,结果并未感到丝毫攻击!

     “我在这里!”心云出现在鼬身后,苦无横在鼬的脖颈,“你输了!”

     “那可未必!”鼬的身体变成一块木头,同时声音从旁边传来。

     “替身术?原来如此!”心云道。

     面对心云从天而降一击,鼬摆出格挡姿势,事实上不是真的想要格挡,而是在为结印做准备,那时心云已出现在其身后,自然看不清其动作。

     两人继续交手,鼬忽然分出两个分身,一左一右同时攻向心云,显然不是普通分身,而是影分身。与此同时,鼬的本体开始结印。

     “火遁·豪火球之术!”双腮鼓起,鼬口中喷出一个直径数米的大火球,被两个分身拦住,心云一时避无可避。

     “水遁·豪水球之术!”如同翻版,心云口中也喷出一个直径数米的大水球,而且无须结印,虽然后发,成型速度丝毫不比鼬慢。水克火,鼬的火球直接被扑灭,同时场上因水汽蒸发出现一片浓雾。

     周围同学早已看呆,就连老师也瞠目结舌,这真的只是两个学生对练?

     “水遁·雾隐之术!”雾越来越浓,心云身影渐渐被雾掩盖。

     “不好!”浓雾中伸手不见五指,鼬顿觉不妙,立刻暴退,想要退出浓雾范围,然而无论怎么退,周围始终都是浓雾。

     “场地没这么大,而且周围也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这是幻术!”意识到自己中了心云幻术,鼬立刻结印想要解开幻术,然而无论怎么试都没用,周围依旧一片浓雾。

     “认输吧,你是解不开这个术的。”浓雾中传出心云声音。

     鼬不为所动,脑中回忆起止水教自己的东西。止水是幻术高手,不仅教过鼬如何施展幻术,也教过鼬如何破解幻术。

     “中了幻术就是指自己脑中查克拉被对手控制,如果能用超过其控制的力量打断查克拉流动,幻术便能解开。”

     “如果力量无法超过对方呢?”

     “那就只剩一个办法。”

     鼬举起苦无对准自己右手掌心用力划出一道伤口,意料中的疼痛并未出现。

     “幻术确实可以通过疼痛刺激来解除,但前提是你能感到疼痛,你的五感早已被我全部操控。”心云淡淡道。

     “这就是鞍马一族血继限界?”鼬问道。

     “不错。”心云道。

     “如果个家伙已经觉醒鞍马一族血继限界,他的幻术将无人能解。”鼬终于明白止水这句话的意思。

     “我认输!”鼬举起手道。